对标AmazonGo这家初创企业盯上国内无人商店市场 主页 > 开店 > 选址 >

网络整理2017-06-10 13:22

曹文斌做了十六、七年技术宅,这顶“帽子”自戴上就没摘下过,“战线”很长,做过手机导航,也做过云盘。手机导航做的比较早,“那会儿还没有什么手机导航,百度和腾讯都没进来”,但2010年巨头“参战”后,留给这个市场的机会显然不多了。此后,他进入百度,从零构建百度网盘,花了4年时间和团队一起把这个产品打磨成“装机必备”的榜上明星。

彼时,曹文斌却想着要退出:各种公司都做下来,很多职位都做过,接下来做什么?是一个问题。可以选择在百度继续拓展业绩,也可以选择把之前所有的经验用在另一个领域的产品上,去解决另一个具体的问题。

恰好,一家名叫甘来的创业企业邀请他加入,希望通过技术改造零售业,但具体要做什么,还比较模糊。对于市场、方向、需求的确定,也没有量化的考虑,只是非常明确存在一个大趋势——国内人力成本越来越高。

沿着这个思路往下想,直接受到影响的肯定是人力密集的零售行业。就目前的现状来看,国内电商市场已经相当繁荣,但这只改变了比例很小的一部分线下门店,大部分还维持着传统的售卖方式。问题也随之而来。对于零售业中的线下门店而言,覆盖的用户数量相对恒定,需求也相对恒定,但随着运营时间的增加,人力成本、店租成本却有可能增加,这意味着商户的利润空间就会越来越小,那么如何解决?

国际巨头给的答案是无人商店,但曹文斌多往前想了一步——无人化一定是未来,但实现无人化需要载体、需要产品。在寻找这个产品的时候,甘来团队发现传统的售货机是一个已经具备工业化规模的产品,但又有明显的不足,比如单机经营模式、交互弱等。这些不足的存在,恰好让曹文斌看到了机会——通过AI技术,为已有的传统售货机做智能化升级,改变商户的经营模式。

对标AmazonGo这家初创企业盯上国内无人商店市场

曹文斌介绍说:理念其实比较简单,就是让机器进入智能,让它自己知道什么时候某一个商品打折,能取得最优的效果。让它自己预测哪一个商品快缺货了,让补货的人来补,增加整体的运营的效率。在这个环节里,把人变成执行者,而不是以前人靠经验、直觉来控制各个环节。

具体到产品层面,甘来的业务主要分为两部分:

智能微超

简单来说,就是在传统售货机基础上进行智能化。

相比传统售货机通过扫码进行交互的方式,甘来换成了触摸屏,并通过语音识别、视觉识别等技术,“拟人化”地增加了语音辅助交互、人脸识别等功能。曹文斌认为,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喜欢去触摸一个公共的屏幕,这时可以选择语音,而且在受限的场景里,更容易做语音的训练。同时,通过视觉识别,能够对购买环节中的一些关键节点进行判断和预测,同时结合人脸表情,提供个性化和娱乐化的体验。

智能微超的本质就是无人便利店,由智能售货机组合而成,另外还提供自助式开放厨房、半成品食品、社交功能场所、未来感消费体验等。目前的商业模式与7-11等便利店类似,采用加盟商加盟的方式运作,而甘来能够为加盟商提供全部的硬件、自动化软件、数据以及培训等产品和服务。

行业解决方案

除上述两块业务之外,甘来针对细分行业,在通用方案的基础上另做优化。曹文斌举例说,奶制品必须有良好的温度可控性,珠宝轻奢品更在意安全性,技术方案里要能涵盖这些细节,要给细分行业提供具体的解决方案。

目前,甘来的自动售货机已经部署了2000多台,布及珠三角、长沙、无锡、合肥、上海、杭州、沈阳、呼和浩特等二十余个城市。之所以优先经营二线城市,基于甘来团队的一个判断——二线城市势能更强。

曹文斌解释说,现在人口的消费趋势是接近的,消费趋势上不分一线、二线,作为个体,购买诉求基本上是一致的。现在,二线城市的城镇化进程非常快速,这意味着人口密度正在快速增加,一些剩余的劳动力、闲置资本就会出现。所以更加适合采用无人商店的方式去经营,而在一线城市,最大的问题是空间太贵了。它和你开店是一样的,场租如果很高、很昂贵,其实就意味着商户回本周期会变长。

甘来要做的,一方面是尽可能缩短商户的回本周期,另一方面最大限度的提升商户的经营效率,具体而言,有以下几个方面:

成本方面

传统开店首要做的就是选址和装修,这部分成本被叫做“沉没成本”,以往主要是通过经验和眼光,一旦选址出问题,基本上生意就做不成,前期投入的一大笔“沉没成本”无法回本。而甘来通过自身运营得到的大数据,可以有很多方法来帮助商户进行选址,即便一开始选错了,都可以快速的进行转移。